蓝军:一位工艺美术师的雕漆技艺活化探索-利来w66

您好!欢迎进入扬州经典漆器有限公司利来国际官网

栏目导航
新闻资讯
联系利来国际官网
服务热线
13511742105
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 扬州市江阳工业园蜀冈东路108号
蓝军:一位工艺美术师的雕漆技艺活化探索
浏览:153 发布日期:2022-04-28 11:58:54

   中国有着太多惊艳世界的传统工艺,它们渗透了东方的神韵,是华夏文化艺术的形象代言。集中国漆艺精华的雕漆技艺是其中之一。

刘良佑在《中国器物艺术》中说:"漆器艺术的种类很多,但是真正能在世界艺术中独当一面,并能以漆的特殊性质,作为创作时传达美感基本素材的艺术品,恐怕只有在国际上大放异彩的宋、元、明、清四朝的雕漆了。"

     一代代接力传承的漆艺人撑起了中国雕漆的世界影响力。在漆器工艺重镇扬州,扬州市工艺美术大师蓝军正是这样的接力者。他的雕漆作品在多个省级及国家级的工艺美术比赛中斩获金奖,不少作品在海外华侨收藏家中大受欢迎。2019年,他创作的雕漆地屏《河岳凝晖》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。

   蓝军总是紧盯着一件事,传统技艺雕漆在今天如何创新性发展,焕发新活力?将雕漆技艺与家具制作结合是他探索的一条新路径。

 

雕漆家具的探索

《婴戏图》雕漆紫檀顶箱柜是蓝军具有代表性的雕漆家具作品。作品以中国民间喜闻乐见的"百子图"为题材,数十个生动活泼、姿态各异的儿童,嬉戏在一片节日般欢乐氛围中,看上去栩栩如生、喜庆祥和。蓝军团队巧妙运用线雕、浮雕、深浮雕等不同工艺手法,恰到好处地刻画出了一个个孩子的形神,以及孩子们相互之间的关系。整幅作品做工精致、构图丰满,场面热闹、情趣盎然。《婴戏图》雕漆紫檀顶箱柜在2015中国(深圳)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获得"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"金奖,入选中国国家博物馆2016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。顶箱柜之外,蓝军还创作了黄杨木雕漆茶柜、黄杨木雕漆办公桌椅等,形成涵盖顶箱柜、书柜、茶柜和桌椅的雕漆家具系列。

   数十年来专做收藏级漆器珍品的蓝军介绍,在所有漆器品类中,雕漆相对不易受损、可以长时间存放,因此,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的博物馆中,收藏的古代漆器珍品中雕漆占比很大。由于技术含量高、制作周期长,古代雕漆作品多以服务皇家为主,上面雕有花鸟、人物、山水,以及各种寓意吉祥如意的图案。且虽然也有桌椅、床柜,但绝大部分还是屏风、盘盒等,装饰性大于实用性。这种装饰性延续了下来,如今的很多雕漆作品更像是艺术品,因美学价值被收藏。这是蓝军探索雕漆家具的意义所在。"将雕漆与家具结合,既美观又实用,可使用、欣赏,也可展示、收藏。"蓝军的初衷是让雕漆工艺真正融入人们的生活,他认为这是传统工艺在当下焕发新生的需要。

   这是属于老派手艺人的情怀。蓝军1987年学习木雕,几年后转型雕漆,一晃又将近30年。他的雕漆作品在艺术氛围浓厚的北京、香港大受欢迎,也有不少作品被海外华侨收藏。蓝军说起一位泰国华侨,几年前回国寻宝,在扬州转了一圈后,最终来他这里找到了心仪的漆器,这位华侨此后每年回国都要来他这里看看。蓝军对自己的技艺有着绝对的自信,他说,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领域,技艺不佳的工艺师没法坚持那么多年。在他看来,雕漆本身,也是时间馈赠的艺术,急不得。

 

   方寸之间有天地

   扬州漆艺最早可追溯到战国时期,但直到大唐盛世才发明了雕漆工艺,其工艺难度可想而知。"雕漆工序复杂,创作周期长,一件作品没个三五年出不来,是典型的慢工出细活。"蓝军介绍,雕漆工艺即便是粗分也有12道工序,包括制漆、设计、制胎、作地、光漆、画印、雕刻、烘干、磨活、抛光、做里、上蜡等。"雕刻"是最主要的也是最难的一道工序。光漆后晾个两三月,就可以雕刻了。蓝军形容此时的漆像"老豆腐",而工艺师必须在老豆腐状态的时间窗口完成雕刻,太软太硬都不行。不同于石雕、木雕,雕漆的雕刻材料软,厚度只有1厘米多,讲究"薄漆深雕",一刀到位,容不得修改,雕刻拿捏的精度体现工艺师的技艺水平。

   雕漆地屏《河岳凝晖》被中国顶级艺术殿堂收藏,意味着蓝军的雕漆技艺获得了国内艺术界最高认可。乾隆皇帝《咏宣德雕漆仕女盒》里 "不见刀痕见画工"的雕漆境界在《河岳凝晖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。作品以湖南凤凰古城为题材,以雕漆的手法呈现湘西风情。城内,古代城楼、明清古院风采依然,古老朴实的沱江静静流淌,依江而建的吊脚楼错落有致。城外,老榆古槐相掩、翠竹芭蕉相映,建筑精巧、风光旖旎。观者很自然地被带进了沈从文《边城》里翠翠和爷爷家那种群山环抱,河溪萦回,依山傍水的人居环境中。整件作品雕刻精致,刀法圆润,藏锋不露,似一幅立体的山水画。蓝军告诉我们,在厚度仅1厘米多的漆料上把远中近景的不同层次"推"出来相当不易,这考验工艺师的整体判断力,工艺精细度则体现在一屋一草的雕琢上,《河岳凝晖》里的房屋都是一组组呈现,墙体由一块块砖砌成,屋顶是一片片棱角分明的瓦片,房子里有柱子,柱子间有窗格,窗格上还有灯笼,牵一发动全身,"一根柱子歪了,观者一眼就能看出"。屋顶的的瓦片、墙上的砖头、房内的窗格,以及人物身上的少数名族服饰、头饰,松树的松针等,都需要精雕细琢。艺术水准高超的雕漆作品,方寸之间有天地,远山近水、亭台楼阁、花鸟人物都栩栩如生,让人沉醉期间。如果功夫不到家,雕出来的作品立体感欠缺、呆板不协调,看起来会很不舒服。

    技艺精湛,用刀准确,是雕漆工艺师一生的追求,过程缓慢而煎熬。蓝军身边不乏带了十多年的徒弟,但他们雕刻最多的依然是花草树木、独立的小房子以及小范围内的简单场景。90年代中期转型雕漆时,做雕漆的工艺师要比木雕少得多,连工具都得自己磨制。蓝军解释,木雕工具与木匠用的工具有相似之处,中国又有福建莆田木雕、浙江东阳木雕这样知名的产业集群,木雕工具在市场上有供应,雕漆高档昂贵,市场小,从业者少,工具获取自然困难。直到现在,蓝军依然工具自给,他有200多把刀具,"平的、弯的、圆的,什么都有。"他甚至表示,凭刀具也能看出几分雕漆师傅的技艺水平。

转型是痛苦的,但蓝军确定自己更喜欢雕漆,他觉得比起木雕,雕漆才是真正的艺术创作。对蓝军而言,雕漆是他的主场,和自己较劲,精心打磨出一件件满意的作品,他享受这种创作带来的快感。